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美少妇的哀羞 第四十一章

时间:2018-01-14
这根漏斗的管孔直径有十圆硬币大,可能怕插入到直肠后秽物会喷出来,因此管身中间还作了90度的弯折,后段用来插入肛门的部份约有十公分长。小依还没被他们染指前,怎么想也想不到这样的东西要怎么用来浣肠,但被折磨多次后,一眼看到这根漏斗就晓得自己会被如何蹂躏了!
  「不要也不行了!老实对你说吧,今天带你来的目的,就是让这些变态的有钱人过瘾,他们都是朱委员在商场和官场的好朋友,要是让这些人看不够爽,那就是丢朱委员的脸!你知道朱委员的个性,到时你丈夫绝对没好日子过的,知道吗!」JACK沉声的威胁着她。
  用丈夫或子女的安危来胁迫柔弱的妻子和母亲就範是最卑劣,却也是最有效的手段,小依闻言已完全放弃挣扎的慾望,只是不知怎么的心中对JACK充满不谅解和委屈。这个曾将她当成宝般追求过的男人,竟因为没得到她,就和沈总这班人一起用尽各种残忍的方式来待她。
  她以前也曾经对JACK有过好感,就连现在也不是那么讨厌他,若然撇开JACK和这伙男人一起毁去她贞节不谈,JACK实是很会哄女生的,加上他不差的外形和体格,情场确实也无往不利。
  以前小依未婚和他同事时,他一见小依就惊为天人,随即对这全公司最美丽的女同事展开攻势,JACK的潇洒和情趣和玉彬这一型老实稳重的男人全然不同,这让小依当时情窦确实有些动摇过,不过玉彬还是让她较有安全感,而且当时已谈及婚嫁,所以JACK出现只让她早有所属的心湖起了一丝涟漪。
  婚后的幸福很快就让这些事成了过往云烟,要不是他们设下这些圈套糟蹋了她,小依也不太会再去想有关JACK这个人,更加不会想到婚后有一天竟会被他……
  「ㄠ……」沉迷在短暂回想中的小依,突然感到有个冰湿的硬物企图挤开她的肛门进到里面,原来JACK正要把漏斗嘴塞进她窄小的肛肠里。这根漏斗刚才已在厅内传了一圈,管子上黏满了男人们吐上去的口水,用来作为进入紧涩肛门的润滑剂。
  「呀!不……不行……呜……那个太大了……住手……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我……」小依痛苦的甩着下垂的长髮,从脚趾、腿肚到臀部的肌肉用力绷紧,反射性的抵御外物侵入!
  「劝你放鬆肌肉,别抵抗!不然是多吃苦头而已!」JACK毫不放鬆的转动漏斗管,硬要将它挤进小好几倍的肉洞里。
  「哼……办不到……的……呀!……太……大了……饶了我……不要……」小依已是香汗淋漓,JACK费了一番工夫终于将头端挤进肛门。
  小依之前虽然也曾被他们用异物插入肛肠,但都没这么大一根,被硬生生撑开的括约肌产生撕裂性剧痛!她真怀疑肛门已在流血了。
  「呜……JACK……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小依努力的抬起汗泪交织的凄美脸庞,哀怨的看着企图将整条斗管完全塞进她排泄道的JACK。
  这时脚心已经开始抽筋,洁白得如象牙般的脚趾紧夹在一起,她冲动的想问JACK,以前追她时待她如公主,如今为何忍心和这些男人公然糟踏她,让她连条母狗都不如?不过仅存的理智使她没说出口,问了也只是遭来更多的羞辱而已!
  管子又成功的进入了一小截,瓷管转动时磨擦肉壁而发出「吱吱」的声响,迷人的脸蛋也因痛苦而扭曲成让人心疼的表神、苍白的双唇颤抖的再也说不出话来,只能不停的呜呜悲鸣。
  JACK突然停手没继续使力,虽然已有小半段瓷管挤入肛肠,但没再深入的情况下,小依总算能稍微喘口气。
  「很痛苦是吗?」JACK抚着她汗淋淋抽搐的玉背问道。
  「呜……好……难受……求求你……放过我吧……」小依虚弱的乞求。
  「好吧!谁叫你曾经是我梦寐以求的仙女,我慢慢拔出来。」JACK出乎她意料的说道。
  「谢……谢谢你……」小依闻言如获大赦,感激得泪水一下子涌满眼眶。
  JACK将磁管往外抽出一点,括约肌已被管子撑得像条紫色的细橡皮圈,虽然身体还处在紧绷状态,但以为磁管会离开的心理已使肌肉鬆弛不少,没想到JACK只是以退为进,当她一鬆懈,立即毫不留情的将剩下的一大段磁管用力塞入,「吱!」一声尖响伴随小依的惨叫,整段管子已经完全没入可怜的小肉洞里,肉洞的美丽主人也晕死了过去。
  让她幽幽转醒的原因,是感到肚子涌入一股冰凉噁心的液体。
  「不…不要……」她无力的转过脸,向正在往她直肠灌入生蛋汁的JACK求饶。
  「很舒服吧,蛋的滋味如何呢?」JACK问着,又倒了一颗黄澄澄的生蛋到漏斗内。只见那滑稠的半凝物慢慢的往斗管内沉入,当它进入到直肠口,小依雪白的柳腹吃力的收蠕,蛋液在管子深处上升了一小段,但随即便迅速滑到肚子里!
  「啊……」肠内充满冰凉的蛋汁,过度润滑的肠壁反射性的抽搐紧缩。
  「不……不要……好冰……呜……肚子好难过……」小依哭着哀求着,辛苦跪地的身子不停哆嗦。
  「太冰了是吗?我刚好有泡热尿要放,不如送给你吧!」朱委员边拉开裤裆前的拉炼走近小依,边掏出那条丑恶的肥屌。
  「你……你想干什么?不要!别那样!」小依惊觉他恶毒的企图,拚命的挣扭起来,但是整个人被弄成这种样子根本也逃不掉。
  朱委员把插在小依肛门上的漏斗当成小便斗,只见浊黄的尿液从丑恶的龟头前端「淅沥哩」的尿进斗盆,大量热滚滚的液体流入充满黏滑蛋浆的直肠里。
  「啊!别那样!不要……住手……快停下来!……不!……」小依凄惨的哀叫。
  刚刚是冰滑的蛋汁,现在又是灼烫的尿液,肚子里面和满乱七八糟的稠物,又酸又胀的难受极了。
  「现在温暖多了吧?」朱委员抖了两下排完余尿,小依已经被折磨到辛苦得无法说话,装满混合液的柳腹微微鼓出来,美丽的身体憋成了粉红色,还流遍黏答答的汗浆。
  「忍耐一下!剩下三颗蛋了。」JACK仍未放过她,继续将碗里的三粒生蛋倒入她体内。小依已经感到腹绞痛,从直肠到肛门这一整段肠壁全无磨擦力,里面的东西随时会出来的感觉。
  「好了!现在要拔出漏斗了,不可以马上拉哦!不然就要再灌一次了!知道吗?」JACK警告完小依后,开始小心翼翼的将漏斗管从她肛门拔出来。
  「呜……」当管子从滑溜不堪的肛肠抽离的当儿,小依彷若被凌迟般的颤抖着,她必须用尽全力的收缩肠子,才能勉强抑止直肠里满满的黏物也跟着涌出。
  折腾了一阵,JACK总算成功拔掉漏斗管,被撑成圆洞的肛门也缩回原本可爱的小菊丘,紧紧揪在一起的括约肌不安份的缩瑟着,努力想止住里面的秽液溃决而出。
  「让我……上厕所……呜……」她语不成声的哀求。
  「想拉就拉出来啊!你要是敢拉在这里,我就让这条狗帮你舔乾净屁股。」那壮硕的女主持人牵着巨大的土佐犬来到小依身边。
  「不……不要……」看到这条刚强姦过欣恬的畜牲,小依吓得不停发抖,一股热汁本来已经到了肛门口,却又硬生生的强忍回去。
  「我们现在来玩个游戏吧!只要你能撑五分钟不拉,我们就不让这条畜牲碰你,要是时间没到你就洩出来,嘿嘿……我就让你也尝尝被狗轮姦的滋味。」朱委员蹲在小依面前变态的笑着道。
  「不!不要……不要让我……和狗……」小依极度辛苦而忍耐的乞求。
  「那就看你撑不撑得住了!」朱委员站起来绕到她后面,JACK正拿着一大把塑胶管分发给在场男人。
  「这是吹箭游戏,每根管子里都有一根吹针,每位都有机会上来吹一次,中心点在这里。」JACK发完吹针后开始解释游戏规则,他把口红涂在小依可怜的菊丘上作为针靶。
  「射中这个红心的人,可以和这位美丽的太太来一次!」
  「乱……乱说……呜……我不要……」小依悲伤的叫着。
  这些人简直把她当成随便送人享乐的私有玩具,但她也只能够认份的趴在那里,绳子一前一后的扯着她的手臂和肛肌,乳尖还连在重物上,除了发抖扭动外什么事也不能做!
  「我先来!」一个男人蹲在三公尺外的发射线上,兴奋的瞄準那两片白嫩诱人的玉臀,被标为目标的针靶,也就是小依的肛门,正位在她屁股上的花朵刺青中心,男人朝着靶心用力吹出!
  「呀……」只听小依哀鸣一声,那根髮丝般细长的银针射偏了方向,插在嫩嫩的臀肉上不停晃动,虽然没射中菊丘,但酸麻的刺痛使得已绷到极限的臀肌差点失去缩肛的力量。
  「不要了……呜……这样不公平……」小依辛苦的泣声抗议,「啊呀……」还没说玩脚掌心又传来尖锐的刺痛,原来有人更没準头,把针射到她雪白的脚底板上,小依痛得头晕目眩,已有一小撮黄黄的蛋汁混合物从激烈脔缩的菊丘褶心滴下来。
  「好玩耶!我也来射她可爱的脚ㄚ。」
  于是接下来有许多人专门朝她可怜的白嫩脚底板发射吹针,她「嗯嗯啊啊」的忍耐呻吟,没多久两片脚掌和大腿根已黏满了晃动的银针,愈来愈多蛋汁和秽水忍不住泌下来,整片股沟黄糊糊的狼藉不堪,尤其大腿两壁更泛流着黄色的蛋液和殷红的经血,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好了!你们别闹了!叫你们射红心你们不射,乱射人家美女的脚ㄚ,你们没希望一亲芳泽了,换我来试!」
  一名穿着讲究、相貌堂堂的中年人拿着未发射的吹针挤到前面来,他是知名财团的第二代,名叫WILSON。
  「对啊!刚才应该射红心才对……唉!真是浪费……」
  「就是啊!没机会和她来一下了。」刚才一时冲动朝她脚底和大腿乱射针的男人异口同声的懊丧起来。不过游戏规则是一人只有一根针,只好眼睁睁看别人还有成功的机会。
  WILSON在发射线前蹲下,视线和三公尺外发抖的光裸美臀平行,被细绳勾起来的肛肌努力的缩合,想抑制愈冒愈多的卵汁,他小心的瞄準被口红标出来的红心,「呼」一声吹出银针!
  「咿……呀……」只听小依发出极似痛苦的哀鸣。
  那根亮晃晃的银针不偏不倚的种在饱受摧残的菊花蕊上晃颤,雪白而满是汗浆的肉体开使痉挛,不正常的激烈颤抖彷彿是在打摆子。
  「咕哝!」几秒后皱褶的菊丘中心从里面鼓涨开来,一粒形状还算完整的生卵黄喷滑而出!
  「嗯……」小依似乎还想作最后的努力,紧咬牙根「嗯嗯」作声,两片肉臀和大腿筋绷紧到极限,但是刚刚被银针直接刺进的剎那,肛肠早已失守,随着两条修润的大腿愈抖愈急,卵黄和蛋清从张开的肉洞大沱大沱的涌流而下。
  「哼……」她终于完全控制不住了!剩余的蛋汁「霹雳啪啪」地从肛洞里喷出,洒了一整片地板黄黄白白的秽物后才歇止下来。小依伏在地上喘息,男人从她高抬的屁股后面看去,只见雪白的腹部和圆润的乳房不住缩蠕抖动。
  本来以为好戏到此已经结束,没料到小依突然又痛苦的呜咽一声,肚子用力的缩了一下,肛门再度暴开成小圆洞,浓浓的粪浆像瓦解的泥泉般、呈抛物状喷涌而出!
  「哦……好噁心啊!」
  「这么多大便,竟然在这里就大起来了……」
  「过瘾!第一次看到女人这样子拉粪!」……
  男人们兴奋的欣赏着小依失禁的丑态,绽放在她屁股上的花朵是如此高雅美丽,但像征花蕊的肛门却扩张成丑陋的圆洞,大量的粪泥伴着薰天臭气,毫无歇止迹像的从肉洞喷洩而出!形成一幅刺眼而诡异的景像。
  在场男人个个看得热血沸腾,根本无法控制排泄的小依,此刻正被羞愧和慌乱残酷的袭击大脑,她从没想过自己肚子里有那么多的粪便,彷彿无天无地似的争相涌出,有时还杂着响亮的屁声,让人无法相信这是如此美丽的女人会有的丑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