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成都新闻在线 > 资料 >

TikTok的起诉书来了:信息量巨大!-军事

  美国当地时间周一,中国字节跳动公司下属的美国TikTok公司正式在美国加州一个法庭对美国特朗普当局提起了诉讼,控告该当局封杀TikTok在美业务的总统令违反了美国宪法,且未经正当法律程序就剥夺TikTok的业务。

  之后,TikTok起诉美国政府的起诉书也在网上被全文公开。这份起诉书中包含了涉及TikTok在美业务以及美国政府对其打压的更多信息,且信息量巨大!

  接下来,我们就给大家捋一捋这份起诉书都给出了哪些重要信息。

  在美月活跃用户超1亿,全球用户近7亿

  起诉书中最先吸引我们眼球的,是TikTok给出的该公司在美国以及全球惊人的用户量。

  TikTok在起诉书中称,其在美国的业务在过去两年里增长迅速。在2018年1月时,当时TikTok的月活跃用户量为1100多万人,但到了2019年2月时这个数字已经增加了一倍多,达到了2600多万,并在同年10月又暴增到了近4000万。

  而在今年6月,TikTok在美国的总月活跃用户量更是激增到了9100万,如今更是已经突破了1亿大关。其中除了给美国民众带来娱乐和社交,不少美国人还在依靠着这个平台带来的商机而生存,尤其是在美国疫情严峻的当下。

  TikTok在全球的用户量也同样增长迅猛。该公司在起诉书中称,截至今年7月,TikTok在全球的月活跃用户已经有6.89亿人,并且截至今年8月,TikTok在全球的总下载量也已经突破了20亿次。

(截图来自TikTok的起诉书)(截图来自TikTok的起诉书)

  如此惊人的成绩,或许也从一个侧面解释了为何TikTok也成为美国政府乃至一些美国竞争对手的“眼中钉”了。

  美国政府从去年就开始找茬TikTok

  虽然美国特朗普当局对TikTok的正式封杀发生在今年,但根据TikTok一方在起诉书中的说法,去年美国政府就已经在通过“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这个专门给中国企业投资美国制造各种政治障碍的官方机构,在找茬TikTok了。

  TikTok称,去年,CFIUS突然对TikTok在2017年时就已完成对另一家视频分享平台Music.ly的收购提出审查要求。TikTok称,Music.ly本质上也是一家中国企业,而且在美国的资产很有限,所以他们认为这家美国的官方机构要审查此事是“很不寻常”的。

  更让TikTok对CFIUS的调查产生怀疑的是,虽然该机构宣称调查是为了维护美国的“国家安全”,可对于这么一个理应很紧迫的事情,CFIUS却一直拖到今年3月才确定要发起调查,并在今年6月才正式开始调查。TikTok在起诉书中认为,这种拖沓说明CFIUS的调查并不存在“国家紧急性”。

(截图来自TikTok的起诉书)(截图来自TikTok的起诉书)

  但即便如此,TikTok称公司还是积极配合了CFIUS的调查,并为回应CFIUS提出的问题而提供了大量材料、信息和证据。比如TikTok是不受中国政府控制的,不归中国政府监管的,是在美国独立运营的,以及TikTok是如何保护用户数据和隐私的,采用了哪些安全措施,这些数据是无法在美国之外被任何没有获得授权的人和政府所获取的等等。

  然而,TikTok再次感到奇怪的是,CFIUS却在没有和TikTok说明为何该公司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情况下,就中止了与该公司的沟通,并且后续也不再理会TikTok方面提交的任何证据和信息。

  不过,TikTok表示公司还是主动向美国政府提出了一些能进一步降低其“风险”的措施,比如重组在美业务的架构,或是将其在美业务剥离出来,交由美国的投资人或值得信任的美国科技企业,由后者来继续负责维护这些业务。

  TikTok还在说到此处时透露,公司确实与美国微软公司展开了谈判,并签署了一个非约束性的“意向书”,有意让微软公司来接手TikTok的美国业务,与TikTok成为可信赖的科技伙伴关系。

(截图来自TikTok的起诉书)(截图来自TikTok的起诉书)

  可TikTok称,面对公司不断释放出的愿意沟通的信号、提出的方案以及诚意,CFIUS却仍拒绝与TikTok和其母公司字节跳动就如何才能化解所谓的“国家安全”问题而展开对话。

  结果,在今年7月30日,即CFIUS对TikTok“调查”期限的最后一天,TikTok就这样被这家充当特朗普当局“打手”角色的美国官方机构,强行认定为了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其依据居然只是几篇早已过时的新闻报道……

  CFIUS还不顾事实地宣称TikTok“没有采取任何行动降低相关风险”。

  也恰恰是CFIUS给TikTok罗织的这一“莫须有”的罪名,让特朗普当局有了封杀TikTok的借口。TikTok也由此认为,特朗普签发的封杀其在美业务的总统令,是没有经过正当法律程序的,缺乏事实依据的,也是违宪的。

(截图来自TikTok的起诉书)(截图来自TikTok的起诉书)

  不是为了维护美国国家安全,而是操弄“反华政治

  这种对于TikTok过于流氓的打压和迫害及其发生的时机,也令TikTok在起诉书中怀疑,特朗普当局这么做的目的根本不是为了维护所谓的“国家安全”,而是为了给特朗普搞“反华政治”,在今年的美国大选中赚取选票。

  TikTok在写到此处时,列举了大量特朗普在过去数月的竞选演讲中将新冠病毒称作“中国病毒”和“要让中国对美国的疫情负责”这种刻意在针对中国的言论。

  TikTok还称,特朗曾因部分用户在TikTok发起抵制他演讲的活动,就要求他的支持者都去封杀TikTok。

(截图来自TikTok的起诉书)(截图来自TikTok的起诉书)

  另外,TikTok还拿出了美国一些第三方国家安全专家对TikTok的评估意见,称这些专家都不认为TikTok会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成威胁,这也进一步证明了特朗普当局以国家安全为借口封杀TikTok的做法是缺乏事实依据的。

  其中一位来自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网络安全专家就指出,在目前中美两国的政治环境下,任何中国企业都会被直接认定为有罪,所以他认为问题并不在TikTok,而在于目前恶化的中美关系上,并指出特朗普当局已经不是第一次玩弄这种反华政治套路了:先是华为,然后是Zoom,如今是TikTok。

  综上所述,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何TikTok在周一发布的一篇“我们为什么要起诉(特朗普)当局”的文章中,会表示这么做是因为“别无选择”了。毕竟事实已经证明,面对一个不是在跟你讲道理、法律的流氓,一再地退让,只会令其更加猖狂。唯有奋起反击,才能获得一线生机。

(截图来自TikTok的起诉书)(截图来自TikTok的起诉书)

  封杀TikTok的“七宗罪”

  因此,如今TikTok不仅决定正式起诉特朗普当局,更在起诉书中详细列出了特朗普当局对其封杀令的“七宗罪”——即七个违背了美国法律和宪法的大问题。

  1、TikTok认为特朗普签发的封杀其在美业务的总统令,违反了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是在没有经过正当法律程序的情况下,就要剥夺TikTok在美国的合法业务和财产。

  TikTok在这里特别指出,特朗普当局认定TikTok“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过程,就违背了美国《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中规定的正当法律程序,既没有明确告知TikTok到底哪里有问题,也没有给予TikTok自证清白的机会。

(截图来自TikTok的起诉书)(截图来自TikTok的起诉书)

  2、TikTok认为特朗普当局签发的总统令是“越权”的,因为特朗普当局未能证明TikTok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根据TikTok的说法,特朗普签发的禁止一切个人和实体机构与TikTok进行转账交易的封杀令,依据的是美国的《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但该法律规定只有当一个事情构成“国家紧急性”,也就是对美国构成了“不寻常和巨大的威胁”时,总统才能动用这一权力。

  可特朗普并没有说明、也没有拿出证据证明TikTok的情况有“国家紧急性”。前面提到的CFIUS对TikTok过于拖沓的调查,也反映出了这一问题。

(截图来自TikTok的起诉书)(截图来自TikTok的起诉书)

  3、TikTok认为特朗普封杀其业务的总统令存在第二种“越权”,即其封杀的内容超过了其所宣称的“威胁”范畴。

  具体来说,TikTok指出美国的《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规定,特朗普只能封杀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不寻常和重大威胁”的对象,但不能用来限制不相关的对象。

  可特朗普当局不仅没有说明,也没有拿出证据证明TikTok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何种威胁,而且特朗普的禁令禁止的是一切个人与实体与TikTok、其母公司字节跳动甚至其相关子公司的转账交易,不再仅仅是针对TikTok这一家被特朗普当局认定为“有威胁”的企业,这也就意味着这个禁令已经超越了法律授权的范围。

(截图来自TikTok的起诉书)(截图来自TikTok的起诉书)

  4、TikTok还发现特朗普当局的禁令存在对于美国《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的第三种“越权”,即限制了个人通讯。

  TikTok在起诉书中指出,美国《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授予总统的权力中并不包括禁止个人通讯的权力,只要这种通讯不涉及有价交易。但特朗普当局的封杀令所导致的结果,就是TikTok这个储存和和传输个人通讯的平台,无法再提供这方面的服务了。

(截图来自TikTok的起诉书)(截图来自TikTok的起诉书)

  5、TikTok也将矛头指向了美国《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认为该法律违反了美国行政法律体系的“不授权原则”(Non-Delegation Doctrine),所以特朗普依据该法出台的总统令是违宪的。

  TikTok指出,美国是三权分立的政治体系,立法权是由国会掌握的。虽然国会可以将其立法权授权给总统所代表的行政机关,但这种授权须有“明确性的原则”,从而指引行政机关使用这种被授予的权力。

  但从特朗普的实际操作来看,美国国会通过《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授予总统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并由此立法应对“不寻常和重大威胁”国家安全威胁的权力,是缺乏“明确性的原则”的。国会没有给白宫在如何使用这个法律上提供这样的指引。于是便出现了如今特朗普针对TikTok下达的这个总统令,在缺乏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就要封杀一家美国公司,从而使总统令成为了总统个人意志的产物。

  TikTok因此认为特朗普依据这么一个违背了“不授权原则”的法律出台的总统令,是违宪的。

(截图来自TikTok的起诉书)(截图来自TikTok的起诉书)

  6、TikTok认为特朗普曾多次要求TikTok给美国财政部支付一大笔钱,才会同意其将业务转卖的做法,否则就用总统令封杀其业务的做法,也违反了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

  TikTok表示,特朗普的这种要求公司将私有财产充公给美国财政部的做法,不仅没有法律依据,而且按照宪法第五修正案,如果美国政府要拿走TikTok的私有资产,也应该是政府合理补偿TikTok才对。

  7、最后,TikTok认为特朗普封杀其业务的总统令,还侵犯了美国保护言论自由的宪法第一修正案赋予TikTok的权利。

  这里,TikTok方面通过引用美国之前的法院判例,指出“与音乐和数学公式一样,计算机语言也是语言的一种,能将信息传播给其他电脑或能读懂这种语言的人”。所以,TikTok认为其程序语言也享受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保护。

  那么,特朗普当局认为TikTok的程序会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并且不顾TikTok拿出的大量证明自己的程序不会侵害美国国家安全也不会被中国政府拿走的证据,强行要封杀TikTok的做法,便侵犯了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赋予TikTok的权利。

上一篇:安倍身体出状况?本人考虑近期公开说明-军事
下一篇:没有了

焦点图片

新闻排行